留言板 | 我的最愛 | 網站導覽 | RSS
捕蚊達人除蟲電話

老虎竊國,蒼蠅劫民

2015-06-15 21:41:00

老實說,我愈加對打老虎、概括打大老虎雅興索然,我倒是更期望多打打蒼蠅,可惜這方面的專訪不多,感雅興的媒體也較少。

 

 

老虎卻可恨可惡,胃口也特大,貪污受賄動輒上十億、上百億計,關鍵是這關草民什麼事?老虎都有自己的領地,時時裡就守候在那裡,搞小圈子,高高在上,山高路遠,很少下山拜會草民。偶爾來一回,衝著的也是特定對象,多半是羊肥牛壯的農舍,與絕大多數草民沒鳥有關。

 

 

另外,就算逮著了老虎,把他們搞走的錢又弄回來了,草民就能雨露均霑嗎?我看這固然一場美夢。老虎竊國,但這個國你都不曉得是何以回事,草民就別瞎操心了。

 

 

蒼蠅就交替了,它們就直接騎在草民的頭上,跟草民的身家性命息息相關。蒼蠅作惡,縱然可是給你挖了個小坑,在你腳下塗了點糞便,可雖說這個小坑,就能讓你深陷泥沼,就這麼點糞便,就能讓你摔成殘疾,終生都給廢了。草民們啊,仍然多關心一下蒼蠅疑難吧。

 

 

說到蒼蠅,我就想起了司法腐敗。目下官家在提倡依法治國,為彰顯法治決心,官家還用抓典型的方式,當下平反冤假錯案。這一準都是好事,大快人心,值得讚許。可如是你認真觀察一下,就會察覺,這些被糾正的典型案件,差不多都是些發生概率較小的重大刑案、何其是跟死刑有關的特大冤案。

 

 

人命關天,黑白顛倒的死刑案件,肯定可能糾正。可否則官家樹立的糾錯典型就這些,卻不去觸碰那些經常的錯案,依法治國還是無法坐實,司法領域的蒼蠅們,就仍會自由自在,不斷著它們的逐臭生涯。

 

照常的錯案中,有很多的刑案,但更多的是民事案件。比起刑案來,每年法院協理的民案數據,恐怕要以千百倍計。以此類推,發生的民事錯案,定然比刑案不容易要高出多少倍。據我所知,民事領域的枉法判決案,所有可用「堆積如山」形容。

 

民事錯案的影響力,還不能光看準保數目,從相對數看,這個領域的錯案率,也遠遠高於刑案。這其中的起因,一開始在於民事錯案的本分風險,大大小於刑案,錯案取得糾正的概率也萬般小。由於這一點,眾多法官就會肆無忌憚,辦錯了案也是一副無所謂的格調。其次是與刑法相比照,民商法的不少條款制定得更加粗糙,完全空洞模糊,給法官留下了很大的自由裁量權,法官若蓄意圖利某一方,可啟用的世界實在是太大。

 

一準,最焦點的照例這一條:民事案件、越發是經濟問題案,有足夠的油水可撈,同意坐地分贓,衝著這一點,法官打壓一方圖利一方、刻意枉法裁判,就有了強勁的力道。

 

 

民案中那些枉法判決者,大都是些經常法官,也縱然蒼蠅的意思。可他們雖說地位不高,判決的案子也很經常,給受害人帶來的物質與精神失去,卻未必會小於刑案中的好多司法受害者。一點沒背景的商人,本來幸辛苦苦賺了些錢,有了幾百上千萬的存款,可在法官的用心打壓下,一紙判決下來,此人就變得身無分文,愈加負債纍纍。受不了這種打擊的人,一點就家破人亡,妻離子散了,絕望自殺、或變成神經病的也多數。請問,這跟胡亂判決一位人死刑、無期徒刑,從最終的後果看,又有什麼區別?

 

 

司法蒼蠅製造的民事錯案,最大的問題是普及率高,涉及的個人和家庭廣泛,遠遠超過了刑事錯案的受害者。中國存在的龐大上訪群體,就間接真憑實據了這一點。這些上訪職員,比較是為了拆遷、土地事變、下崗等麻煩,看上去矛頭對準的是地面行政官員,企業的頭兒,儼然跟司法腐敗無關,可不斷追究下去,依舊能看到司法不力持、或亂力持的禍害。

 

 

對上訪群體,我不否認,其中確有有些人是偏執狂。但從心理學、社會學的出發點辨證,我也敢追認,這種偏執人格的比例不知太高,平常上訪者,還真的是有滿腹冤屈。微幅上訪者,走上這條路過後,一走雖然幾十年,風餐露宿,擔驚受怕,過的日子豬狗不如,他們如要不是苦大仇深,照常現況下,會走到這一步嗎?而把這些草民逼到絕境的傢伙,多半就是蒼蠅。

 

蒼蠅乃草民的天敵,蒼蠅之害,對芸芸草民來說,直接而感同身受。蒼蠅不知竊國,沒那個膽量,也沒那個能耐。但蒼蠅能劫持某個平常家庭,害苦某個草民。它們,雖說雖說你身邊的吸血鬼。

 

 

熱門標籤:電波拉皮密碼破碼3M隔熱紙除蟲公司泌尿科棧板